78美术高考网( www.ms78.com ) - 中国专业美术高考门户网站
当前位置:中国美术高考网 > 美术高考信息 > 教育新闻 > 27岁妈妈为感统失调孩子建训练营 挺孕肚上课

27岁妈妈为感统失调孩子建训练营 挺孕肚上课

时间:2016-11-27 编辑:小倩 栏目:教育新闻

27岁妈妈为感统失调孩子建训练营 挺孕肚上课

11月21日,北京初雪后的清晨,寒风扑面。智天使青少年成长促进中心的训练室内,地上铺满了柔软的泡沫板,滑板车、吊缆、弹球等教具依次排放,红红绿绿的。

27岁的高兵正跟小朋友玩得兴起。

中等身材,一身黑色工作服,挽着袖口的她,捧起一只浑身凸点的软球介绍,“对于触觉敏感的感统失调孩子来说,它有很好的锻炼作用”。

智天使创办四年来,帮扶的感统失调孩子已超百名。创办人高兵几乎每天都和孩子们在一起:30个孩子,大半不满12岁,她熟知每个人的名字和脾性。

感统失调,也称为学习能力障碍。主要表现为好动不安,平衡能力差,注意力不集中,无法流利阅读等。“孩子智力都很正常,只是大脑和身体各部分的协调出现了障碍”。高兵不愿称之为“病症”。她说,不想让感统失调孩子的成长留下遗憾。

因喜欢孩子结缘公益

推开训练室的门,便传来孩子清亮的笑声。老师半跪着,引导孩子作出各种动作和尝试。

“有的孩子很闷,不愿跟其他人交流;有的孩子很敏感,别人轻轻碰一下,在他眼里变成了打。”高兵说,这些都是感统失调的表现,包括触觉、视觉、听觉等。对于8至12岁的孩子而言,如果不能加以训练,对他们以后的身体发育会造成影响。

这位27岁的智天使创办者,很喜欢孩子。大学毕业后,她在从事儿童教育的亲戚那里,第一次接触到了感统失调这个概念。那时候她才知道,原来孩子成长的背后,还有这些不易察觉的潜在“危险”。

当时,感统失调在国内还是一个相对陌生的名词,训练机构也零星无几。刚走出象牙塔的高兵,毅然去了一家感统训练中心工作,帮孩子们进行感统训练。每月600元工资,她从来没有抱怨过。为了更加系统地学习,两年多时间里,她还找儿童教育专家拜师取经,钻研教材,参加培训。

“亲眼看到孩子一点点好起来,很神奇。”高兵说,当时自己发现,国内真正关注或了解感统失调的家长极少,花钱送孩子去训练机构的更是屈指可数。但孩子的成长只有一次,耽误不得。一个念头在她心中萌生:开办一家公益性质的感统训练机构,帮助更多困难家庭的感统失调孩子。

此后数年,她举办公益讲座,去孤儿院慰问演出,资助贫困学生……“不为别的,单纯的喜欢孩子,不想让他们的成长留下遗憾。”高兵说。

挺着孕肚给孩子们上课

2012年,智天使创办。“甚至来不及高兴,就开始忙起来了。”高兵说。

操持不易。3间教室,租金每年几十万,高兵东拼西凑垫上,还要为老师的工资发愁;为了组建专业的教师团队,她亲自跑到南京、四川等地的高校招人。

“我对老师的要求,一要专业,二要有爱心,喜欢孩子。”高兵介绍,由于开不出高工资,团队老师也都是怀着公益的心来到北京,8个人挤在两间宿舍里。

近几年,感统训练以教育机构的模式在北京逐渐升温,经营可观。而高兵依然坚持只收取少额费用,每年免费帮扶几十个孩子前来训练。

2014年,经民政部门认定,该训练中心注册为民办非营利组织。高兵说,自己的初衷不会变,就是让北京的困难家庭感统失调孩子,也能接受到专业训练。

来上课的孩子,有些甚至从20公里外赶过来,由于没有固定的上课时间,高兵和老师们随时待命。

“真狠。”一位家长说起高兵谈道,产前一周,高兵还挺着孕肚给孩子们上课,腰都弯不下来。

有了孩子后,高兵也无暇顾及,托给母亲照看。“2岁多的儿子不黏我,很长一段时间跟我不亲。”她轻笑一声,泛起泪花,“我的工作是每天跟孩子打交道,却没空管自己的孩子。”

家人不理解,说高兵不该受这份苦。生于皖北县城公务员(课程)家庭,独女,出落的清秀大方的高兵十分讨人喜欢,但在她看来,爷爷和父亲军人出身,取名“兵”字也是希望自己能独立自强。

二胡“拉”开公益道路

早在2005年,高兵就开始学习音乐表演,二胡拉得一绝,也是这把二胡,拉开了她的公益道路。

一次,学校组织留守儿童慰问演出,高兵登台表演。演的什么节目她早已没了印象,但下台拉起孩子手的一幕却深受触动。“他们垂着头,扯着衣角,不善交流,但能感受到那份渴望。”此后的公益活动,高兵一场没有落下。

三年后,高兵考上了中央音乐学院。她成绩优异,拿到不少优秀演员的荣誉称号,也常常去孤儿院拉上几曲,把最拿手的《江河水》教给孩子们。

接触感统失调孩子们后,高兵发现,仍有不少有感统失调表现却因家庭条件无法接受训练的孩子。她下定决心,要把感统训练做成公益事业。当时,她的同班同学仅靠商演,每个月就能挣五六千元。

家人不理解,在他们眼里,高兵原本可以“体面”地生活。

她的生活是另一种“体面”:一次又一次地被请上公益颁奖仪式,捧回一座座沉甸甸的奖杯,甚至受邀参加中央新春团拜会。“如今家人也开始为我自豪。”高兵说。

抽身回乡,除了看父母,她记挂着的还有资助的三个孤儿。孩子们都在读书,除了送去钱和生活品,高兵手把手教孩子们做家务,带他们去游乐园玩。

两个月前的一天,忙到晚上回家的高兵在茶几上看到一个信封,包装精致,上面画满花朵,写着“高兵姐姐生日快乐。”这是资助的孩子送来的,几分钟后,她又接到另外两个孩子的祝福电话,他们还向她聊起长大后的梦想。

“好几年没拉二胡了,准备教教这些孩子。”高兵抻了几下手指,笑着说。

【大家问】

问:“智天使”如何帮扶困难家庭的感统失调孩子?

答:智天使成立以来,接收的感统失调儿童有数百名,其中部分是免费帮扶。此外,训练中心的专业老师会每周定期举行感统知识公益讲座,每期都会有数十名家长参加。除了训练中心,老师们还经常到其他儿童机构提供免费服务,关爱感统失调以及自闭症的孩子,给他们提供训练。

此外,训练中心长期开展公益感统训练营活动,主要面向来自困难家庭的北京孩子,对他们进行免费培训。困难家庭标准为:家庭年收入低于2万元的;单亲家庭年收入低于1万元的;来自烈士、劳模及见义勇为者的家庭等。

问:把公益当成事业来做,家里人支持吗?

答:最初接触公益时,我还是一名音乐专业学生,已经可以赚到不错的收入。当我决定要做民非感统训练机构的时候,并未得到家里所有人的支持。在他们眼里,做公益不挣钱,也没有做演艺体面。直到我把“智天使”做起来,得到社会认可后,家里人才渐渐看到我的决心,也看到了公益的魅力。

    Copyright (C) 2011 - 2016 www.ms78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78美术高考网 版权所有 苏ICP备11005481号